我和‘玫’又重新回到了那间大屋,所有的人依然是那么忘我的享受着性的愉悦,并没有因为刚才的那个小小的插曲而有任何的改变。一个声音从我们的背后传来“你们好啊,两位美女。”回头一看,哦,是那个jack。也穿了件睡衣。我们三个相互寒暄了几句,就心领神会的一起上了大床。此时的床上已经换了另外的两男三女,一男从背后插入着一女,另一男采取了女上位插入着,并舔着另一女的阴部。大家都是成年人,没有了少男少女的那种羞涩,所以一上了床就都脱光了各自的衣服,只是第一次和‘玫’一起做这样的事,多少有些别扭,她到是一付无所谓的样子。哦,我一眼就看到了jack胯下的阳具,虽然没有勃起,但也已经是很粗了,包皮外翻着,整个的龟头都露在外面,红红的。想象着它勃起后的形状,我从没试过让这么粗的阳具插入过,真不知道会是什么滋味?我记得以前和别人讨论过男人阳具的粗细长短问题,其结果是,最后大家一致公认,还是粗的好。我们三个就这么裸着躺到了一个不碍事儿的角落,jack在中间,分别搂着我们俩,两只手分别搭在我们的乳房上,我俩都朝中间侧躺着,一条腿骑在jack的身上蹭着,我的手放在他的胸脯上轻滑着,不时的抚弄一下乳头,看着他那根软软的阳具,‘玫’倒是把手放在了jack的阳具上撸弄。我小声的在jack的耳边说了一句“你的好粗啊。”“你喜欢么?”jack问。“喜欢,不过——”“不过什么?”jack问。“我还没试过这么粗的呢。”“哦,这还不简单,等一下你试试不就知道了。Amy可是试过了的,不信你问问她。”我怀疑的看了看‘玫’。‘玫’笑着对我说“具体什么感觉我就不说了,这么说吧,反正每次和jack做,我都能来好几次,你说会是什么感觉啊?”“哦!。”说着话,jack侧过身向我吻了过来,我饥渴的双唇迎向了他,先是轻轻的触碰着,摩擦着。他的舌尖伸进了我湿润的口腔,两个舌头在嘴里灵巧的相互追逐着挑逗着,他的身体整个的压向了我,双手抱住我的头,抚摸着我的双颊。我闭上了眼睛,迎合着他的一切动作。他软软的阳具抵在了我的阴户上,我夹紧了双腿,也把他的阳具夹在了腿间,感受着它的热度。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我的双手在他的背上抚摩。渐渐的,jack的双唇向下滑去,湿热的舌尖舔着我的脖颈,肩膀,乳房,在我乳头的四周打转,手指同样的在我另一个乳头的周围打着转,我娇喘的呻吟着,扭动着身体想把乳头送进他嘴里。可他总是有意的躲避着,依然围着乳头打转。我的乳房已经在他的抚弄下胀大,乳头也硬硬的了,都能感觉到乳晕上那些小小的突起也胀大起来,阴道里湿润了……此时‘玫’也在一旁伸出了一只手,在我的腋下乳房旁轻搔着,这更加剧了我的渴望。我用力的抱住了jack的头,挺起了上身,把乳头一下送进了他口中找寻着他的舌尖。饥渴的乳头一下子进入了一个湿热的包围中,被舌尖剐蹭着,舔弄着。我终于满足的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呻吟,哦…………‘玫’也趴了上来,含住了另外一个乳头允吸着,哦——两个饥渴的乳头都被湿热的包围起来,分别感受着不同的舔弄方式。我放松了身体,尽情的享受着异样的刺激,也顾不上考虑它究竟来自于女人还是男人,只想着尽情的放纵自己,充分的享受着上天赐予我的肉体的快感。阴道里不断的收缩着,爱液不停的涌出,流到了臀沟里,肛门上,床单上。Jack的手摸到了我的阴部,将爱液涂满了整个阴部,哦,两个乳房还在不断的胀大,我双手分别抱住了他们的头,在他们的头发上摩挲着,大声的呻吟着。‘玫’的两条腿夹住了我的一条腿,阴部在我的大腿上磨蹭着,阴毛就像细砂纸般的磨蹭着我的大腿,她也流出了很多的爱液,凉凉的滑滑的。Jack抚弄着我的阴部,手指拨弄着大阴唇。他的头慢慢的滑过我的肚脐,亲吻了一下我的阴毛,停在了阴部……由于我一个乳头没有了湿热的包围和刺激,一下子像是少了点什么,哦的叫出了声,‘玫’一下子坐在了我的小腹上,弓着身体继续亲吻着我的乳头,一只手放到了我另外一个乳头上拨弄着,我再一次的发出了哦——的一声,充满感激的看了她一眼。‘玫’也抬着眼盯着我看,哦,好淫荡的眼神……可不知怎么的,我竟觉得她的眼神里充满了浓浓的爱意,我们俩就这么对视了许久,许久。似乎都读出了对方眼中的含义,我略微的张开了嘴唇,她一下就贴了上来,温热的双唇紧紧的贴在了一起,长久的亲吻着,我已经丝毫也没有了对女人的抗拒,只知道用力的抱紧她,拼命的允吸着,交换着彼此的唾液。我们都没有闭上眼睛,对视着,交流着,唇与唇触碰着,舌与舌勾绞着,感受着从她口中传来的阵阵香气。那眼神里传过来的,是淫荡?是爱意?是情欲?还是别的什么?我不知道,只知道我们彼此都需要对方!需要对方的亲吻!需要对方的双唇!需要对方的爱抚!需要对方的身体!我的身体扭动着,感受着jack对我阴部的爱抚,他用手分开了我的大阴唇,手指伸轻轻进了阴道里抽动着,舌尖舔着我的阴蒂。恩……恩……我从鼻腔里发出了满足的呻吟声。我想,此时此刻,在jack的眼前应该展现着两个完整的阴部————我和‘玫’的。恩——恩——‘玫’的鼻腔里也发出了一阵呻吟声,jack的另一只手应该也在抚弄着她的阴部吧。吻得我腮帮都有些酸痛了,舌头也有点僵硬了,我们松开了双唇,依然对视着,近距离的感受着彼此的呼吸,唇角上都沾满了对方的唾液,看得出,我们谁也不愿意停止亲吻。

于是,四个嘴唇又碰到了一起,两条刚刚休息不久的舌头又缴在了一起,唇与唇紧扣着,没有一丝一毫的缝隙,已经分不清了究竟是谁的嘴唇,谁的唾液,谁的舌头,谁的呼吸……似乎从对方的口中流出的都是这世界上最最甘美的琼浆,都情愿就这么拥吻着,直到生命的终结。阴道里的那根手指依然在不停的抽插着,只是速度在不断的加快,阴蒂也依然被舌尖爱抚着,力度也在加大。随着手指的抽插,爱液还在不停的分泌着,阴蒂上的震颤不断的在子宫里堆积着能量,等待着爆发的那一刻的到来,阴道里传来的震动也越来越强烈,似乎已经不能满足于仅仅是手指的抽动了,它需要更粗壮有力的插入……‘玫’停止了亲吻,跪着把下身挪到了我的胸脯上。此时此刻,她再做什么,我都不会拒绝,因为我知道,无论她再做什么都只会更激发出我心底更强烈的欲望,更加快我高潮的来临。‘玫’的阴毛摩挲着我的乳头,将她的爱液涂满了我的两个乳房,她的阴唇夹在了我的乳头上,轻柔而有力的向下坐着,将我的一个乳头塞进了她的阴道里,我的乳头再一次的被湿热包围住了,我也用力的挺起了上半身,将乳头向她阴道的深处插着,举起了双手揉搓着‘玫’的两个坚挺的乳房,刺激着她的乳头。我们的口中都发出了哦——哦——哦——欢快的呻吟声。阴道里,再也承受不住空虚的骚痒,不断的扭动着下体迎合着jack的手指,我口中叫着“jack,插进来,快,我要,我要你!”当jack刚刚只将那粗大龟头插进阴道时,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伴随着快感一起传来,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大声的“嗷——!”了出来,声音划破空气,传遍了整座别墅的每一个角落。我双手紧紧抓着‘玫’的乳房,她用力的抱紧了我,我们的上身紧贴在了一起,共同感受着那撕裂般的阵痛………………整根的阳具插了近来,整个的阴道最大限度的被撑开了,紧裹着那根我从未感受过的粗壮的阳具,似乎已没有了刚插入时的那种疼痛感,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从未有过的热涨的充实,我最大角度的分开了双腿,绷直了双脚,大腿上的肌肉都在痉挛着,阴道被撑得已经感觉不到了是否在颤抖,唯一能感觉到的就是肛门在不由自主的缩紧。‘玫’把她的乳头放进了我嘴里,左右晃动着。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我抱紧了她的身体,含住了她挺立的乳头,拼命的允吸着,舌尖围绕着她的乳头转圈拨弄。哦——哦——哦——jack开始了抽动,虽然速度并不很快,但我感受到的不仅仅的它的粗大,还有一种粗沙砾般的摩擦,似要将我的阴道摩穿捅破。“嗷——嗷——嗷”又是一声长叫划破了长空。“jack,你的太粗了,好象长了倒刺儿,慢一点儿,轻一点儿。”Jack缓慢的动作着,说了一句“我戴了一个大胶粒的。”哦,原来他刚才趁我不注意戴上了一个大颗粒的保险套,怪不得。可是我喜欢,好喜欢这种火辣辣的感觉。“哦,你慢慢来,别太快了,让我适应一下。”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说出了最后一句话,然后就无力的躺倒在了床上。‘玫’趴在了我耳边轻声的说了一句“亲爱的,稍微忍耐一下,一会儿就好了,会爽死你的。”说完,就在我唇上吻了一下。哦,她的这一声亲爱的,叫得我心神具醉,别样的感觉从心底涌出。这是她第一次这么肉麻而又亲密的称呼我亲爱的,除了老公还没有别的人这么叫过我,更别说是个女人了,可她叫得又是那么的自然,就算是在我听来,也觉得没有比这种称谓更亲切的了,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天成,没有丝毫的做作。我渐渐的适应了jack的抽动,他也逐渐的加快了速度,粗壮的阳具夹杂着颗粒的摩擦被我娇嫩的阴道全部的承受着,我的身体也感知着极度充实的体验,阴道也配合着他的抽动而蠕动着,这世上在没有任何一样事情能比阳具在阴道内抽动更让我快乐的了,我情愿在阳具的旋转翻飞下死去,死去!!!‘玫’翻身离开了我的身体,爬到了我身下,用手分开了我的两片臀肉,舌尖舔到了我的肛门处。哦——————一种钻心的酥痒随着阴道里的颤抖传遍全身。Jack配合的蹲在了床上,把我双腿搭在他的肩膀上,使我的腰部离开了床,臀部悬空,为了‘玫’的舔弄留出了富裕的空间。‘玫’的舌尖用力的向我的肛门里顶着,舔到了我娇嫩异常的直肠壁。哦……我唯一能做的就只有放松身体,淫荡的呻吟着享受着所有的一切。Jack粗壮的阳具依然在阴道里驰骋着,时深时浅,时快时慢,粗大的龟头将阴道内的爱液不断的带出,任由它流到我的肛门上,沾满了‘玫’的舌尖,然后从后腰上洒落在床单上。‘玫’的一个手指又一次的插进了我的肛门里,带着直肠壁伸缩,抖动着……哦,一前一后两个洞口都被堵住了,随着一粗一细两样物体的动作,我已经不知道自己的身体该去迎合哪一个了。作为女人的那种天生的生理上的被动性,在此刻尽显无疑。阳具在阴道里已经没有了任何阻力自由的动作着,一次次的顶到了我的子宫口,带动着我的身体欢快的舞蹈着,阴囊撞击我阴部的啪,啪声就是此时最美妙的音乐,随着欢快的旋律,我翩翩的舞动,沉迷在这美妙动人的旋律中,浑然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我的娇躯随着他们两人的动作狂乱的扭动起来,在一阵欢快而美妙的颤抖中奏响了我的第一篇交响就再我第一次高潮刚刚过去不久,也就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又迎来了第二,第三次的震颤,一次比一次更为猛烈,更为强劲。那根粗硬坚挺的阳具也在我的阴道里跳动着完成了它最终的使命,喷射出了激情的火焰,为这次交响乐的演奏划上了完美的休止符……